ag环亚集团

  • <tr id='EaITs2'><strong id='EaITs2'></strong><small id='EaITs2'></small><button id='EaITs2'></button><li id='EaITs2'><noscript id='EaITs2'><big id='EaITs2'></big><dt id='EaITs2'></dt></noscript></li></tr><ol id='EaITs2'><option id='EaITs2'><table id='EaITs2'><blockquote id='EaITs2'><tbody id='EaITs2'></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EaITs2'></u><kbd id='EaITs2'><kbd id='EaITs2'></kbd></kbd>

    <code id='EaITs2'><strong id='EaITs2'></strong></code>

    <fieldset id='EaITs2'></fieldset>
          <span id='EaITs2'></span>

              <ins id='EaITs2'></ins>
              <acronym id='EaITs2'><em id='EaITs2'></em><td id='EaITs2'><div id='EaITs2'></div></td></acronym><address id='EaITs2'><big id='EaITs2'><big id='EaITs2'></big><legend id='EaITs2'></legend></big></address>

              <i id='EaITs2'><div id='EaITs2'><ins id='EaITs2'></ins></div></i>
              <i id='EaITs2'></i>
            1. <dl id='EaITs2'></dl>
              1. <blockquote id='EaITs2'><q id='EaITs2'><noscript id='EaITs2'></noscript><dt id='EaITs2'></dt></q></blockquote><noframes id='EaITs2'><i id='EaITs2'></i>
                國防科技
                當前位置: 主頁 > 國防科技 > 正文
                國防科技

                微作戰—異軍突起的戰爭新銳

                2019-03-21 19:06  

                戰爭是暴力的對抗。隨著科技發展▓和戰爭形態演化,戰爭暴力在“大”的方面漸趨走到極點,核武器已經能夠多次摧毀地球,這反過來也限制了核武器的實戰應用;戰爭暴力在“小”的方面卻正在加速演變,微型作戰裝備和微型作戰力量的出現和使用已日益改變著我們對未來作戰的認知。或許一只蚊子未來就可能是一件精確打擊兵器。

                微作戰,是指使用微小型化武器裝備進行作戰的簡稱,是基於科技高速發展的新產物,是一個國家和軍隊科技發展水平的重要體現。隨著電子信息技術、納米技術、人工智能技術等高技術的飛速發展,更加小型化、微型化、智能化的武器裝備不斷█湧現,作戰規模一改千百年來不斷擴大的趨勢,微作戰成為可能,並且成為未來作戰的一個重要發展趨勢。我們要充分認識微作戰的重要性,引領微作戰的發展潮流,掌握微作戰的主動權。

                微作戰成為作戰發展新方向

                在作戰方式發展的新浪潮中,微作戰以其特立獨行、效費比高的獨特形象示人,成為作戰發展新方向,並對作戰發展產生巨大影響。

                未來智能化戰爭需求牽引微作戰發展。軍事智能化發展顛覆了傳統認知,其戰場感知智能化、自主決策智能化、攻擊智能化無疑成為了勝戰的關鍵,而微作戰恰恰契合了軍事智能化發展的脈絡,成為智能化戰爭需求牽引下高速發展的新方向。智能化戰爭需要智能化的感知手▓段,微作戰條件下的智能化微感知系統能夠提供傳統感知裝備很難獲得的戰場情報和信息。據悉,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和美國加州某公司通過模仿蜂鳥研制出的現代新型仿生撲翼機首次實現了空中盤旋,戰時可偽裝成蜂鳥極不容易被發現,具備進入敵方場所秘密獲取情報信息的能力。智能化戰爭還離不開智能化的攻擊手段,微作戰為此提供了豐富的選擇,美國洛-馬公司推出的“矢量鷹”多任務微型無人機,起飛總重量只有1.8公斤,長度約10厘米,可根據不同任務需求搭載不同載荷,完成破壞、幹擾、爆破等不同作戰任務。

                微系統、微仿生、微無人等技術支撐微作戰發展。作戰形態的發展離不開技術的支撐,微作戰離不開微系統、微仿生、微無人等技術發展的支撐和推動。微系統是在微光電、微機械、算法與架構等基礎上,把傳感、驅動、執行和信號處理等器件采用異構、異質方法集成而實現功能的裝置。美國DARPA專門成立了微系統技術辦公室,加緊研發以微電子、光電子、微機電和微能源技術為主的電子元器件,以光電、磁性為主的集成技術;以可編程架構、頻譜利用算法、電子戰為主的算法與架構技術;以及散熱、安全、自分解、自修復等技術。軍事仿生技術也正由宏觀向微觀發展,通過微仿生可研制微作戰急需的新材料、新裝備和新█戰法等,譬如將蝴蝶翅膀鱗粉光子效應應用於微小武器裝備的隱身,將荷葉疏水的多級微納結構用於微小水下作戰系統的減阻自潔等。微無人技術是微小型化的無人作戰技術,代表著信息化、智能化、微小型化發展前沿和融合的結晶。

                軍事效能革命為微作戰提出新命題。軍事效能是新軍事變革中效率、效力的最佳釋放,而微作戰則是釋能的“催化劑”。一方面,微作戰相關技術經濟附加值高,能產生較高的效費比。由於使用微納技術,大大縮小了裝備和零件的尺寸,還能大幅降低裝備和零件的成本,比如,芯片級原子鐘將比傳統原子鐘體積縮小100倍,生產成本反而大大下降;利用微納技術制造的導彈加速度計和陀螺儀,體積大大縮小,價格卻僅為原來的1/50。另一方面,微作戰能夠實現傳統作戰無法實現的作戰效果,呈現出獨特的作戰結果。比如,美國DARPA開展的VAPR項目,旨在開發一種革命性的先進瞬態電子產品,除具備傳統電子產品的基本功能和可靠性、耐用性外,其通過觸發程序啟停工作,為避免電子設備遺留在戰場環境中為敵方利用,杜絕關鍵技術泄露,在完成軍事任務後,這種瞬態電子產品會部分或完全分解到周圍環境中。

                微作戰將深刻影響未來作戰

                智能時代的智能化戰爭,作戰規模一改不斷擴大的固有趨勢,以微納技術和微小型化裝備運用為基本特征▓的微作戰,對傳統作戰產生了顛覆性影響。

                顛覆作戰裝備。微作戰裝備高度集成、微小型化,以先進的信息技術取代了機械技術,主要表現在體積重量極小、能源消耗極少、攻防速度極快、作戰性能極高。德國弗勞恩霍夫研究所研制的毫米波雷達掃描儀,作用距離達數百米,而印制電路板尺寸微小,整部雷達大小與煙盒類似,這使軍用雷達面貌發生革命性改變,隨之將顛覆傳統毫米波雷達的作戰運用方式。麻省理工學院近日推出名為“Navion”的新型計算機芯片,可用於微型無人機導航,該芯片只有20平方毫米,功耗僅為24毫瓦,大約是燈泡耗能的千分之一,可以集成到指甲大小的納米無人機中幫助導航,用微量能耗以171幀/秒的速度實時處理相機圖片以及進行慣性測量。通過縮小、減重、集成等研發出的微作戰裝備比以往更具自身隱蔽性和攻防突然性,使其運用模式和規則等產生了顛覆性改變。

                顛覆作戰方式。微作戰由於采用大量智能化、無人化、微小化作戰裝備,作戰人員從前方轉移至後方;有的裝備甚至能夠實現完全自主智能化作戰,“人不在回路中”將成為新的作戰方式。香港城市大學研究人員設計出一種微型機▓器人,有望在人體內運輸細胞,其直徑為500到700微米,成功實現了在復雜生物體內部通過磁場控制微型機器人運動的目的,這種機器人如用作武器對敵方有生力量實施攻擊,可攻擊敵人身體內各器官,譬如大腦、眼睛等,可快速使敵人失去戰鬥能力,而其作戰極具隱蔽性、突然性。此外,美國哈佛大學開發出一款直徑約為2.5厘米,名為Kilobot的機器人,依靠自身的振動實現自身移動,能夠與其他同種類型的機器人組成一個“團隊”,共同協作完成任務,為微作戰中典型的“蜂群”作戰提供更多選擇。

                顛覆軍隊組織形態。微作戰改變了武器裝備與軍人之間的關系,進而顛覆軍隊的組織形態。首先,一線作戰人員大幅減少。傳統作戰是以人和武器裝備直接結合,在前線進行廝殺為主要形式,而微作戰由於武器裝備尺寸極小,作戰相對隱蔽,武器裝備操作人員可在遠離戰場的後方對其進行操作和輔助決策,這樣的戰爭形態使得軍隊形態呈現更加松散的發展態勢,前後方界限將更加模糊,按照傳統標準,作戰人員和保障人員更加難以界定和區分。其次,軍隊人員呈現更加專業化、高學歷、高智力發展趨勢,軍隊組織形態需要因勢調整。微作戰涉及眾多高科技領域,材料學、工程力學、化學、空氣動力學、電子學、網信科技等學科領域和光電子、微納、人工智能、雲計算、物聯網、大數據、移動互聯網、量子等均是微作戰支撐學科,對軍事人員科技素質要求不僅是“廣”,還要求“深”,為此,大量高水平人才聚集到軍隊將成為“新情況”,必然對軍隊組織形態產生新的重大影響。

                高度重視打好未來微作戰

                在軍事發展日新月異的今天,我們應充分認識到微作戰的重要性,緊前研究,以重大技術創新和自主創新帶動布局規劃,在微作戰領域實現領跑。

                加強微作戰基礎理論跟蹤和應用創新研究。加強微作戰基礎理論研究。當前,歐美發達國家微作戰理念超前,驗證頻繁,我們應重視微作戰基礎理論跟蹤並努力研究揭示其本質,填補空白。同時,我們還存在一定重視研發而在應用創新研究和成果█轉化上尚顯不足的情況,應遵循微作戰的本質規律,充分發揮創新驅動發展作用,優先扶持基礎理論、作戰實驗、編制人員、後裝保障等領域提高創新水平,以人工智能、量子等重大技術創新夯實微作戰的“底子”;以自主創新努力縮小關鍵領域差距,補好微作戰“心、芯、新”的“裏子”,把對手卡脖子、自己不托底的關鍵領域作為主攻方向,確保引領發展。

                以軍民融合為抓手大力提升微作戰相關技術和裝備發展。準確把握微作戰發展方向,以軍民融合為抓手,加強相關裝備發展,形成管、產、學、研相融合的微作戰軍民融合發展組織管理體系。推進微作戰技術資源軍地共享,加緊制定軍民兼容的微作戰武器裝備標準和軍地通用的技術體系,制定政策措施推進,以減少軍民之間的隔閡,保證軍用和民用之間的協調互動。加快破除微作戰相關領域軍民融合壁壘,探索新路徑新模式,在微電子、人工智能等軍地通用性強、技術運用成熟的行業先行試點,盡快形成可復制可推廣的經驗做法。

                努力實現微作戰超前規劃和布局。適應未來微作戰的要求,可賦予新質作戰力量微作戰演訓和實驗任務,采集相關數據,提供翔實數據,更好地為微作戰規劃布局和預先實踐提供相關理論和實踐支撐。可在院校創設微作戰相關專業,在微作戰理論研究、教學等方面加強探索和實踐,為微作戰提供智力支撐和人才培養條件。應深入做好未來戰場建設需求論證,不斷提高戰場網絡信息體系基礎設施建設,加大以衛星通信為主的移動通信覆蓋和帶寬建設,滿足未來微作戰海量信息傳輸的需求。要加快構建微作戰相關標準體系,制定完善相關應用標準。(國防部網站)

                主辦:南京華兵教育咨詢有限公司玄武區分公司 Copyright 2010-2019 www.guofang93.com 網站地圖